这是梦话吧

已经很久没更新,上次写东西还是2月一篇不成熟的读后感。这些日子还是看似简单的生活,无风的海面一样。

除了一些奇怪的状态片段,水煮过的青黄夹杂着重油轰鸣,这些奇形怪状的结构早该在夏日的微风来临时轰塌,所谓拖延症,也都是因为他。怀念伴着晚霞的日子,那美好的颜色,只能偶然的偷闲时轻瞥。

这光,照亮心中的,魔鬼,还是神明?懊恼和悔恨会不会吞噬,那影子,试探着黑暗,深深的。

尝刚开的餐厅

看新播的美剧

刚到的快递

崭新的桌椅

蛛丝如川河

推攘进步的机器

阴霾偃息

白云散去

古老的先民

在荒丘中死去

好吧,又瞎折腾

昨天把dns服务器从dnspod迁走,结果在新dns服务商那里填错了配置……

现在我还绑着hosts写的这篇博客……

现在配置已经正确修改了,我想很快就会生效了。

这一天多访问带来的不便十分抱歉。

后记:奇怪,nginx偶尔会返回400,粗略看了一下,后台没日志,回头细看。

半年

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。

随着工作的深入,可以追寻的技术也越来越模糊,技术类的文章越写越来越少,也越怕误导人。

干脆出了一趟远门,看看外面的路,也看看前面的路。

离职时朋友说:“相信我,你想也想不出什么结果。”

时光慢慢流淌,从嫩绿深绿变枯黄,秋天也快过完了。

路依旧,人也依旧这样。

还好,生活也是这样。

IMG_1066IMG_6530IMG_7408IMG_0006IMG_0500IMG_9484

离别


只是一个短篇
一则故事
一篇寓言

我放开牵马的缰
走向高处的光
看着稀薄的天
深邃的湖水

回首光芒四射的城市
抱着太阳神的雕像
惆怅

2016年了

时间转着转着就又一年了,很多事情时常自己翻涌出来,仿佛昨天刚刚发生。似乎一觉醒来,已经过了多年。

想起写的第一个程序。高中时发现某同学的文曲星居然可以写basic程序,经班上某大神指点,写了个简单的文字游戏,其内容大概是输入名字和一些地名来代入一些情节,最后故事结局自然是一个恶作剧。写出来后就拿着恶搞同学,还觉得挺欢乐。

那时候只知道ascii码、变量、输入和打印函数,却觉得有意思的很。

现在呢,写个网站要考虑数据库、缓存、容错、负载等等等等,要分析站点特色和结构,考虑语言,写框架,弄lib、写调度,风风火火。蓦然回首,觉得疲惫不堪。

日复一日,星辰变幻。昨日的人或事,成为今日的梦,触不可及,又时常在脑海里映现。

杂事二三

春暖花开,小区后面的林荫小径口又架起烧烤摊,若是回家很晚还能看到两夫妻熟悉的脸孔,只是曾每晚必到的流浪小白猫已无踪影,或是凡世再无牵挂,或是已死了心吧。

深夜牢骚

沿着太阳升起的方向,我想我总会找到,那个希望蓬勃的地方。

赤着脚走,一片黑暗的沼泽,枯死的树干和肮脏的污水。昨天的昨天,我还在尖塔的某个房间躲避风雨,那里的温暖令人不安。我走出来,离开那里,离开那些怀着善意的人。如今独自一人,到这阴暗潮湿冰冷的地方,越过被黑暗吞没的灵魂和道旁腐朽的骸骨。

一片金黄的麦田,沿着中间狭窄的小路前进,金黄的阳光,照亮金黄色的天空。我欣喜的向前,到达那一直通向天空深处的藤蔓,那没有尽头的藤蔓……我看到奋力向上攀爬的人们,他们的汗水化作雨点坠落。我努力追逐,希望自己能到达乌云的上面,但那里总那么的遥不可及。

我想也年轻,我可以一直向上,比太阳的高度还要高,聚集炽热的光芒照亮黑暗;我想我也平凡,我可以在途经的某个美丽小镇安定下来,种上一院子的花,看着它们绽放枯萎;我想我也迷惘,迷惘……

无题

一个朋友说自己眼看奔四了,不免回想起大学刚认识时的白痴模样,让人感慨。那时候甚至都不会想自己奔三的模样,只是随着时间,活着。等到毕业了工作了,时间已不知不觉画了一条长长的线,线的这头是苦涩和张望,线的那头是美好和轻狂。

还没学会生活,就已经忘记了是否该去生活。回想自己绽放的年纪,始终觉得自己并不轰轰烈烈,那时候也是时光如流水,生活如清茶,恰好似现在一样。是呀,恰好似现在一样,淡淡的过着淡淡的生活,上课下课吃饭睡觉,相聚认识别离陌生,迷惑沉思领悟苦恼。回头张望,还是那条笔直的线,随着时间,延伸到微微发亮的地平线。我们张望着,感慨着,责怪着。

到最后,时间又真的改变了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