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已经过了立冬,却还是秋天的气氛,对于一个北方人来讲,北京的冬天不会让我觉得太过寒冷,也许是要等到第一场雪降临,才会承认冬天的萧条气氛遍布了整个城市。

看着路边的深绿转为耀眼的金黄,又忽地落败掉,把整个春夏辛苦收集的阳光散落满地,飞散消失。匆忙的人群从散落的金色碎片上踩过,刹那间仿佛听到时光破裂四散的声音,一片光辉飞散,满地狼藉凄凉。

忽觉人近而立,漂泊伶仃,只是一只流浪野猫,钻进阴风阵阵的城市,孜然伫立街头,往复审度,远方却依旧是远方。听不见鸟鸣,闻不见涛声,只有眼前橱窗里的灿烂光华,刺目的美好。

我是否带上了面具,变成了路人走狗,但确实已经不再是曾经的自己。望着远远的北方,寻找那颗最亮的星,低头唏嘘。在秋天里,随着落叶飘来飘去。